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培训 > 学员园地
培训札记:让司法公开在阳光下前行
  发布时间:2016-06-02 10:16:40 打印 字号: | |

仲春五月,草长莺飞,我们来自全国各地法院的中青年法官汇集在国家法官学院学习。本周五,老师们安排我们分组讨论人民法院在司法公开方面面临的问题与解决对策。

窗外雷声阵阵,但阻止不了我们第五组的激烈讨论:来自各基层法院的院长们对顶层建设需求更高,司法公开前景光明,但任重道远。基层法院承担着全国最多的案件,在司法公开中也是最困难的,大家在思想观念上存在一定问题,作为领导层面,有所顾虑,作为干警来说,工作本就辛苦,如有偏差,会产生压力,人民群众零差错的期望值让法院压力很大,案多人少的矛盾和司法公开会产生冲突,希望最高法院能有一个统一规划,根据全国不同地区分步实施,不能一刀切,确实从人、财、物上给予保障。基层法院的法官则希望各种考核能够相互衔接,文书扫描等事务性工作增加了法官的工作量,希望司法公开不能为了公开而公开,要确实给法官减负。

省高院的同志则从业务指导上对司法公开的一些具体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文书公开方面,最高法院规定,涉及国家机密、当事人隐私、未成年人的案件文书,不能公开,那当事人隐私如何定义?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经当事人申请可以撤回,这就与文书公开有了矛盾,那我们是否可以在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前就设置前置程序,事先与当事人沟通,避免当事人申请撤回,同时也减少了部分工作量。司法公开是否有边界?周强院长强调,司法公开是全部公开,可是合议庭成员的少数人意见以及审委会讨论的少数意见能否公开,这个问题是值得探讨的。像刑事审判,有些涉及公安技术性程序上的问题,我们在文书中不便表述,如果一味公开合议庭及审判委员会的少数人意见,不仅当事人不能息诉,反而会产生缠诉、上访事件发生,甚至有可能导致报复法官事件的发生,因此司法公开是应该有一定的边界性的。文书公开是司法公开的重要一项内容,从目前看,文书公开与法官制作文书的水平、质量不匹配,文书在说理上有短板。就目前调研的情况看,文书事实认证说理缺乏全面性 ,对问题的描述不具体,有所遗漏,法官的认证很少,缺乏针对性 ,证据和事实逻辑不充分,缺乏呼应,裁判认证缺乏针对性,含糊其词, 公式化现象突出,逻辑混乱,适用法律不恬当。分析原因,一是思想认识有偏差,二是部分法官能力和文书公开的要求有偏差,三是有可能有有案件存在猫腻,四是办案任务重,每个案件充分说理没有精力,五是机制上存在问题,六是跟舆论环境不友好有关。钱对上述原因,提高文书制作上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一是提高文书说理的重要性认识,事实证据要有针对性,二是要加强说理满足案件个性化的要求,要找对人,特别是败诉的当事人,要找对事,围绕争议的焦点,要找对法,增加逻辑性。

通过两个多小时的讨论,大家充分认识到司法公开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能够让审判权、执行权在阳光下运行,在社会各界的有效监督下保证审判权、执行权公开、公正地行使,虽然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们坚信,通过我们法官的努力,司法公开、公正一定会在阳光下不断前行,法制的春天终将来到。

                 (撰稿人: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廖健薇

                (行政审判与综合理论教研部 培训部 供稿)

责任编辑:国家法官学院